十月的记录

恍惚间,十月十一月都过了,2019年也要过去了。科研进展不大,埋在各种琐碎的细节里,时间哗哗的流走,事情多却不知道做什么,心里慌却不知道怎么办。也许这就是读博的真实体验吧。给自己一个出口,但是问题还是在那里,终究要解决。 每个年龄段做每个年龄段该做的事情,错过了这个村就很难找到这家店了。窗口期就这几年,道理都懂,就是得去硬磨了。集中精力解决主要问题,其他的就划水放过了。忙起来的时候容易瞎忙,回过头看走了很多弯路,事情没有做到位,效率低,不能解决问题,就肯定要返工。 以前喜欢坐火车,坐汽车,欣赏沿途 ...

九月的平淡

九月过得平平淡淡,甚至没什么值得记住的事情。读博的活儿节奏太慢,一直都没有好的结果,除了保持学习或者做事的状态外,还是得把节奏加快一些。参观了香港的bloomberg公司,这边没什么技术研发方面的业务,主要还是销售和售后支持的部门,香港技术的工作机会还是比较少。 最近一直在复现别人论文的baseline的结果,但是没有成功,工程能力就是说的这些吧。除了工程能力之外,还得加强写作能力,都是弱项。 自己写了一个给arxiv论文加标题的小程序,用起来比较方便,能省不少时间。看了一点flask做网站demo的介绍,挺有意思的,细节 ...

世界需要什么样的智能系统-道哥的黑板报

转自知乎专栏:道哥的黑板报 不得不说的话 在过去的18个月里,我拒绝了所有的采访,投入了全部精力专心在做一件事情。所以我想先借着这篇文章澄清一下18个月来网上的所有关于我的新闻、抖音视频等,都是好事者编撰的我的段子,用来吸取流量的假新闻。这些假新闻让我很苦恼,因为将我描绘成为了我最不想成为的人,里面的我是一个符号,而不是真实的我。我为此专门给今日头条写过信,要求审核并过滤这类不实传播,但只清净了一个月。我想再进一步只有向监管部门反馈,以及继续保留法律追责的权利。 这些未经我许可的新闻和视频,将我描 ...

八月的回忆

八月过去很久了,香港的夏天还没结束。想着忙一阵可以闲一阵,但估计以后很难闲下来。稍微盘算一下就有做不完的事。这个月调代码写论文试着投出去,最终感觉把握不大还是放弃了。看着调了半天的程序崩溃、方法无效的样子,像人崩溃一样,瞬间地、难以抑制地,无奈又无助。忙起来了时间过得很快,陷入细节后很容易瞎忙。弯路一条条走,踩过坑了就有经验了吧。 已经三十岁了。好像昨天还是父母刚到三十岁,今天就轮到自己了。小时候是初升的太阳,未来充满无限可能。后来各种可能一个个消失了,能选择的路越来越少,就等同于有了方向。 ...

庾信-枯树赋

殷仲文风流儒雅,海内知名;世异时移,出为东阳太守;常忽忽不乐,顾庭槐而叹曰:此树婆娑,生意尽矣。 至如白鹿贞松,青牛文梓;根抵盘魄,山崖表里。桂何事而销亡,桐何为而半死?昔之三河徙植,九畹移根;开花建始之殿,落实睢阳之园。声含嶰谷,曲抱《云门》;将雏集凤,比翼巢鸳。临风亭而唳鹤,对月峡而吟猿。 乃有拳曲拥肿,盘坳反覆;熊彪顾盼,鱼龙起伏;节竖山连,文横水蹙。匠石惊视,公输眩目。雕镌始就,剞劂仍加;平鳞铲甲,落角摧牙;重重碎锦,片片真花;纷披草树,散乱烟霞。 若夫松子、古度、平仲、君迁,森梢百顷 ...

海子的诗歌

《活在珍贵的人间》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太阳强烈 水波温柔 一层层白云覆盖着 我 踩在青草上 感到自己是彻底干净的黑土块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泥土高溅 扑打面颊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 爱情和雨水一样幸福 《夜 月》 一扇又一扇门 推开树林 太阳把血 放入灯盏 河静静卧在 人的村庄 人居住的地方 人的门环上 鸟巢挂在 离人间八尺 的树上 我仿佛离人间二丈 一切都原模原样 一切都存入 人的 世世代代的脸,一切不幸 我仿佛 一口祖先们 向后代挖掘的井 一切不幸都源于,我幽深的水 1985.6.19 麦 地 吃麦子长大的 在月亮下 ...

七月的暑假

七月转眼就过去了,又是一篇碎碎念。打算试着投一篇论文,写程序遇到各种问题,折腾了一两个月还没弄好,真是忧伤,想象中会遇到的各种坎儿终会一个个次第来到。真正困难的时候只能自己一个人啃,以后还会有无数这样的时刻,这就是生活。 香港这个月不太安宁,不知道那些暴乱的人怎么想的,也没有尝试和他们交流。只是避开那些闹事的地方,看看新闻的报道。很多朋友发微信关心,很温暖很感激。希望能早点好起来。 交电费的时候发现,夏天已经离不开空调。以前在家里还会吹电风扇,甚至也不吹风扇靠着自我安慰:心静自然凉,有点像是在 ...

海滨仲夏夜-峻青

作者峻青,选自初中语文课本 夕阳落山不久,西方的天空,还燃烧着一片橘红色的晚霞。大海,也被这霞光染成了红色,而且比天空的景色更要壮观。因为它是活动的,每当一排排波浪涌起的时候,那映照在浪峰上的霞光,又红又亮,简直就像一片片霍霍燃烧着的火焰,闪烁着,消失了。而后面的一排,又闪烁着,滚动着,涌了过来。 天空的霞光渐渐地淡下去了,深红的颜色变成了绯红,绯红又变为浅红。最后,当这一切红光都消失了的时候,那突然显得高而远了的天空,则呈现出一片肃穆的神色。最早出现的启明星,在这深蓝色的天幕上闪烁起来了。它 ...

张益唐-天才的野心

本文转自人物杂志公众号,作者杨宙 盛情难却 一个天才在抵达人生的巅峰时刻之后,会发生什么? 央视节目录制的后台休息间,张益唐和妻子孙雅玲端正地挤坐在沙发上。张益唐谦和平静,妻子笑得灿烂。 前一晚,他们在宾馆大吵了一架,为的是今天上台录节目,张益唐应该重点说哪些内容。讲太多关于数学的研究,是妻子最无法忍受丈夫的一点。「你东西做得怎么样,不要讲太多,简单点讲,中间你的磨难,每个人都爱听这些东西,磨难当中怎么坚持,后来我得了什么奖。」据说吵得连宾馆经理都接到投诉前来敲门。 显然,张益唐没有赢过妻子。在 ...

不朽的失眠-张晓风

他落榜了!1200年前。榜纸那么大那么长,然而,就是没有他的名字,单单容不下他的名字“张继”两个字。 考中的人,姓名一笔一划写在榜单上,天下皆知。奇怪的是,在他的感觉里,考不上才是天下皆知。这件事,令他羞愧沮丧。 离开京城吧!议好了价,他踏上小舟。本来预期的情节不是这样的,本来也许有插花游街、马蹄轻疾的风流,有衣锦还乡袍笏加身的荣耀。然而,寒窗十年,虽有他的悬梁刺股,琼林宴上,却并没有他的一角席次。 船行似风。 江枫如火,在岸上举着冷冷的爝焰。这天黄昏,船,来到了苏州,但这美丽的古城,对张继而言,也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