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碎碎念

2020年也过去了,以后就是奔四的人了。时间过得太快,偶尔停下来却记不清来时的路,这十年变化了太多。比尔·盖茨曾说,“我们倾向于高估短期内将要发生的变化,而低估长期内将要发生的变化。”的确是这样,回顾长期的变化总是会让自己惊讶。中间转折点是在哪里呢?身处其中时,你知道那一刻将成为自己人生中的转折点吗? 十年里,读书工作结婚买房生娃一件件事过来,北京南京香港一路向南,一直在漂泊,往往对一个地方刚熟悉了一点,又要挪窝了。经历了股市的疯狂和暴跌,经历了楼市的持续疯狂和持续调控,对社会有了一点点初步的认识。 ...

zz中产家庭孩子的出路

转自微信公众号 一、出路 最近要写一篇关于学区房的文章,这类的文章本可以信手拈来,所以已经提前吹出去了。结果,马上被卡住了,还整整卡了一周,每天坐在电脑前两个小时,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原因何在呢?因为不管是买学区房,还是“鸡娃”,都是手段。虎妈狼爸们本质上关注的不是一个教育问题,而是一个出路问题。 有一部记录片,名字正好就叫《出路》,讲的就是这个问题。这部纪录片,导演花了6年时间,从2009年到2015年,跟踪了3个孩子的成长历程,试图探讨出路的问题,具有很好的时效性。这3个孩子从左至右分别是:农村孩子马百 ...

宫鹏:知识分子是善于运用知识的人

原文转自微信公众号 导师:赋能者 现在每个人都争着说:“你读了博士,我也要读。”可是,for what?为什么要去读?社会都在说状元好,大家都去考状元,可古时的李时珍,唐寅可都是落榜的人啊。所以我们的目的性不对,模仿别人的时候,不知道本身的意义是什么,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思想,渗透在我们社会的方方面面。 我今年作为研究生导师,在研究生刚入组时说:“你们要变成肆意生长的大树,哪有阳光,哪有水,哪有好的,你就去找,而不是长成一棵棵被人修剪的树。”学生会觉得我是enabler(赋能者),是一个学生梦想的助长器,我很少会 ...

鲍尔吉·原野-草

北地,当冻土显露黑色,微微有一些潮湿的时候,土仍然坚硬,而草芽已经钻出来了。人实在无法想像,柔软像纸一样的草,怎么能钻透泥土的封锁;无法想像水洗过一样新鲜的草,是怎样渡过漫长的冬天的。 草在生出的时候,抱紧身体,宛如一根针,好像对土地恳求:我不会占太多的地方。而它出生的土地,总是黑黑的,这是它的产床。黑色总是令人感动,好像泪水盈满了土地的眼眶。草是绿色的火,在风和雨水里扩展。一丛一丛的,它们在不觉中连成一片。在草的生命辞典里,没有自杀、颓唐、孤独、清高这些词语,它们尽最大的努力活着,日日夜夜 ...

zz-清华四年所教会我的

转自公众号东梵尼的夜宵 1 我的大学生活,和我想象的,一点也不一样。 2 2014年8月,我带着晒了一暑假的黑皮肤,拉着一个红色的大箱子和一个黑色的小箱子,背着用真空袋压缩过的一床被子和两个枕头,走到了这座男生很多的园子里。 我在紫操边的那条路上艰难地行进着,想着自己尽管并不柔弱娇小,好歹也算是个妹子,应该能够吸引到某个乐于助学妹的学长过来帮我提箱子。 我至今仍记得当时的场景,C楼前面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木板车骑行而过。我左顾右盼,男生看起来倒是挺多的,却没有学长主动过来跟我说,“学妹,箱子给我吧”。 那是 ...

九月的闲谈

九月开始读博的第三年,月初赶着投了一篇文章,下一步还没有明确的想法。琐事多了不想干活儿,竟然看完了永不消逝的电磁波三部曲:美索不达米亚之眼,卡宾达的灯塔,马里亚纳玄燕鸥T_T 开始准备leetcode的题目,从头学基础知识,不知道最后能不能去找实习。笔记本电脑用了五年,最近经常意外蓝屏,重装了操作系统,发现是自带软件没适配操作系统的更新,所以电脑除了病毒库之外更新不要太勤快。去虹桥那边参加了工业博览会,制造业+互联网+智能有不少的应用,让人眼花缭乱,感觉产品同质化竞争很激烈,创新是很不容易的。 读博还是要 ...

杨斌:这些“船”儿

原文转自iWeekly,作者:杨斌,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中文中的领导力一词,来自于leadership的中译,古语中有领军、领异,导字繁体为“導”,皆合今意,但在一起加上个力字,还是因着leadership的缘由。而因为有领导二字,普遍地被误解为这是少数人的专属。虽然,我们尽量用“领导者”而非领导或者领导人(两个词都更有居上位者的含义)来对应英文中的leader,但是当国内一些院校、机构把培养领导力作为目标之一提出来后,还是不免遭遇讥嘲,“净想着培养当官的了”。误读之深,可见一斑。 我坚持在课堂上、讲坛上,为领导力祛魅,说明“ ...

八月的处暑

上海的八月和南京不太一样,海边有风,夏天只觉得晒而不觉得热。今年气候反常,夏天还没热几天,到了处暑气温就慢慢降下去了。以为后面还会有秋老虎,现在看夏天是已经过去了。 最近经常焦虑,大概是读博必经的一段路吧。除了发论文的压力之外,还有各种生活的琐事需要应对。按理来说,事情多了就应该全力投入去解决问题,但很多时候反而效率低下,荒废不少的时间,甚至有种“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的失控感。问题都在那里,解决办法似乎也在那里,但是追求优秀的过程注定是艰难的。 最近知乎经常给我推送中年危机的帖子,诸如35 ...

北京十年-By冰淇淋胡同

转自微信公众号冰淇淋胡同 2010年8月因为上大学来到北京,至今已有十年。 这十年占据目前人生的三分之一,但却因为是我独立生活的开始,所以分量格外不同。 最近越来越明白其实命运就是无数个选择的集合,十年前选择北京的那个时刻,就是埋下了一颗种子,迅速抽出枝杈,枝枝蔓蔓,千头万绪,风霜雨雪,有花有果,就是这一个十年。 最近打算换新的身份证,十年来身份证上的照片都是我刚来北京时拍的那张。 发型是当时流行的斜厚流海,穿着我现在绝不会穿的桃粉色短袖,因为没戴眼镜睁得特别大的眼睛,很细微的笑。 过去我一直抗拒向别 ...

科学思维要点-汪诘

转自公众号,《读库》2001期 科学素养是由科学知识和科学思维共同组成的。我是一位职业科普人,近几年来,一直在为各个年龄段的科学教育贡献自己的力量。从2018年开始,我承担了一项重要工作,就是为中小学《科学》教材制作配套的视频微课。为把这个工作做好,我认真研读了教育部颁布的课程标准,以及几乎所有不同版本的小学《科学》教材。在这些教材中,科学知识的系统化.模块化程度非常高,知识点的大类、小类以及难度划分都非常细致准确,有明确的教学目标、考核标准,但让我感到遗憾的是,科学思维的教学,相对而言就显得不成体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