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鹏:知识分子是善于运用知识的人

原文转自微信公众号 导师:赋能者 现在每个人都争着说:“你读了博士,我也要读。”可是,for what?为什么要去读?社会都在说状元好,大家都去考状元,可古时的李时珍,唐寅可都是落榜的人啊。所以我们的目的性不对,模仿别人的时候,不知道本身的意义是什么,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思想,渗透在我们社会的方方面面。 我今年作为研究生导师,在研究生刚入组时说:“你们要变成肆意生长的大树,哪有阳光,哪有水,哪有好的,你就去找,而不是长成一棵棵被人修剪的树。”学生会觉得我是enabler(赋能者),是一个学生梦想的助长器,我很少会 ...

鲍尔吉·原野-草

北地,当冻土显露黑色,微微有一些潮湿的时候,土仍然坚硬,而草芽已经钻出来了。人实在无法想像,柔软像纸一样的草,怎么能钻透泥土的封锁;无法想像水洗过一样新鲜的草,是怎样渡过漫长的冬天的。 草在生出的时候,抱紧身体,宛如一根针,好像对土地恳求:我不会占太多的地方。而它出生的土地,总是黑黑的,这是它的产床。黑色总是令人感动,好像泪水盈满了土地的眼眶。草是绿色的火,在风和雨水里扩展。一丛一丛的,它们在不觉中连成一片。在草的生命辞典里,没有自杀、颓唐、孤独、清高这些词语,它们尽最大的努力活着,日日夜夜 ...

zz-清华四年所教会我的

转自公众号东梵尼的夜宵 1 我的大学生活,和我想象的,一点也不一样。 2 2014年8月,我带着晒了一暑假的黑皮肤,拉着一个红色的大箱子和一个黑色的小箱子,背着用真空袋压缩过的一床被子和两个枕头,走到了这座男生很多的园子里。 我在紫操边的那条路上艰难地行进着,想着自己尽管并不柔弱娇小,好歹也算是个妹子,应该能够吸引到某个乐于助学妹的学长过来帮我提箱子。 我至今仍记得当时的场景,C楼前面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木板车骑行而过。我左顾右盼,男生看起来倒是挺多的,却没有学长主动过来跟我说,“学妹,箱子给我吧”。 那是 ...

九月的闲谈

九月开始读博的第三年,月初赶着投了一篇文章,下一步还没有明确的想法。琐事多了不想干活儿,竟然看完了永不消逝的电磁波三部曲:美索不达米亚之眼,卡宾达的灯塔,马里亚纳玄燕鸥T_T 开始准备leetcode的题目,从头学基础知识,不知道最后能不能去找实习。笔记本电脑用了五年,最近经常意外蓝屏,重装了操作系统,发现是自带软件没适配操作系统的更新,所以电脑除了病毒库之外更新不要太勤快。去虹桥那边参加了工业博览会,制造业+互联网+智能有不少的应用,让人眼花缭乱,感觉产品同质化竞争很激烈,创新是很不容易的。 读博还是要 ...

杨斌:这些“船”儿

原文转自iWeekly,作者:杨斌,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中文中的领导力一词,来自于leadership的中译,古语中有领军、领异,导字繁体为“導”,皆合今意,但在一起加上个力字,还是因着leadership的缘由。而因为有领导二字,普遍地被误解为这是少数人的专属。虽然,我们尽量用“领导者”而非领导或者领导人(两个词都更有居上位者的含义)来对应英文中的leader,但是当国内一些院校、机构把培养领导力作为目标之一提出来后,还是不免遭遇讥嘲,“净想着培养当官的了”。误读之深,可见一斑。 我坚持在课堂上、讲坛上,为领导力祛魅,说明“ ...

八月的处暑

上海的八月和南京不太一样,海边有风,夏天只觉得晒而不觉得热。今年气候反常,夏天还没热几天,到了处暑气温就慢慢降下去了。以为后面还会有秋老虎,现在看夏天是已经过去了。 最近经常焦虑,大概是读博必经的一段路吧。除了发论文的压力之外,还有各种生活的琐事需要应对。按理来说,事情多了就应该全力投入去解决问题,但很多时候反而效率低下,荒废不少的时间,甚至有种“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的失控感。问题都在那里,解决办法似乎也在那里,但是追求优秀的过程注定是艰难的。 最近知乎经常给我推送中年危机的帖子,诸如35 ...

北京十年-By冰淇淋胡同

转自微信公众号冰淇淋胡同 2010年8月因为上大学来到北京,至今已有十年。 这十年占据目前人生的三分之一,但却因为是我独立生活的开始,所以分量格外不同。 最近越来越明白其实命运就是无数个选择的集合,十年前选择北京的那个时刻,就是埋下了一颗种子,迅速抽出枝杈,枝枝蔓蔓,千头万绪,风霜雨雪,有花有果,就是这一个十年。 最近打算换新的身份证,十年来身份证上的照片都是我刚来北京时拍的那张。 发型是当时流行的斜厚流海,穿着我现在绝不会穿的桃粉色短袖,因为没戴眼镜睁得特别大的眼睛,很细微的笑。 过去我一直抗拒向别 ...

科学思维要点-汪诘

转自公众号,《读库》2001期 科学素养是由科学知识和科学思维共同组成的。我是一位职业科普人,近几年来,一直在为各个年龄段的科学教育贡献自己的力量。从2018年开始,我承担了一项重要工作,就是为中小学《科学》教材制作配套的视频微课。为把这个工作做好,我认真研读了教育部颁布的课程标准,以及几乎所有不同版本的小学《科学》教材。在这些教材中,科学知识的系统化.模块化程度非常高,知识点的大类、小类以及难度划分都非常细致准确,有明确的教学目标、考核标准,但让我感到遗憾的是,科学思维的教学,相对而言就显得不成体系 ...

Do not remain nameless to yourself

转自Letters of Note Dear Koichi, I was very happy to hear from you, and that you have such a position in the Research Laboratories. Unfortunately your letter made me unhappy for you seem to be truly sad. It seems that the influence of your teacher has been to give you a false idea of what are worthwhile problems. The worthwhile problems are the ones you can really solve or help solve, the ones you can really contribute something to. A problem is grand in science if it lies before us unsolved ...

七月的大雨

七月连着下了好久的大雨,天气一直没热起来。新闻里长江中下游防汛压力很大,好在技术进步加上三峡等水利工程建好,今年抗洪和九八年抗洪压力要小不少,抗洪不再那么危险和悲壮。水利工程就是在平时要维护好,虽然平时没产生太大的经济效益,但等到要用的时候再去抢修很难。 前些天看到北京日报的公众号发了一篇应急物资的清单,有人留言在往备战的角度联想。这也难怪,今年的国际形势一直都很紧张,美国已经不要脸的在给中国添堵,印度也壮起胆子主动挑事,南海美国又来了两艘航母,传言美国要炸黄岩岛,… 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