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歌

散文,诗歌,还有远方。

鲍尔吉·原野-草

北地,当冻土显露黑色,微微有一些潮湿的时候,土仍然坚硬,而草芽已经钻出来了。人实在无法想像,柔软像纸一样的草,怎么能钻透泥土的封锁;无法想像水洗过一样新鲜的草,是怎样渡过漫长的冬天的。 草在生出的时候,抱紧身体,宛如一根针,好像对土地恳求:我不会占太多的地方。而它出生的土地,总是黑黑的,这是它的产床。黑色总是令人感动,好像泪水盈满了土地的眼眶。草是绿色的火,在风和雨水里扩展。一丛一丛的,它们在不觉中连成一片。在草的生命辞典里,没有自杀、颓唐、孤独、清高这些词语,它们尽最大的努力活着,日日夜夜 ...

zz-清华四年所教会我的

转自公众号东梵尼的夜宵 1 我的大学生活,和我想象的,一点也不一样。 2 2014年8月,我带着晒了一暑假的黑皮肤,拉着一个红色的大箱子和一个黑色的小箱子,背着用真空袋压缩过的一床被子和两个枕头,走到了这座男生很多的园子里。 我在紫操边的那条路上艰难地行进着,想着自己尽管并不柔弱娇小,好歹也算是个妹子,应该能够吸引到某个乐于助学妹的学长过来帮我提箱子。 我至今仍记得当时的场景,C楼前面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木板车骑行而过。我左顾右盼,男生看起来倒是挺多的,却没有学长主动过来跟我说,“学妹,箱子给我吧”。 那是 ...

北京十年-By冰淇淋胡同

转自微信公众号冰淇淋胡同 2010年8月因为上大学来到北京,至今已有十年。 这十年占据目前人生的三分之一,但却因为是我独立生活的开始,所以分量格外不同。 最近越来越明白其实命运就是无数个选择的集合,十年前选择北京的那个时刻,就是埋下了一颗种子,迅速抽出枝杈,枝枝蔓蔓,千头万绪,风霜雨雪,有花有果,就是这一个十年。 最近打算换新的身份证,十年来身份证上的照片都是我刚来北京时拍的那张。 发型是当时流行的斜厚流海,穿着我现在绝不会穿的桃粉色短袖,因为没戴眼镜睁得特别大的眼睛,很细微的笑。 过去我一直抗拒向别 ...

转载-语句摘抄

原文转自公众号-高考语文宝典 1.思考时,要像一个智者;但讲话时,要像一位普通人。——戴尔·卡耐基《人性的智慧》 2.奇怪得很,人们在倒霉的时候,总会清晰地回忆已经逝去的快乐时光,但是在得意的时候,对厄运时光只保有一种淡漠而不完全的记忆。——叔本华 3.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尼采 4.山不过来,我就过去。——《古兰经》 5.一棵橡树的生长并不是茫无方向的,而是橡树本性的实现。——亚里士多德 6.我将归来,万马千军。——斯巴达克斯 7.茅草屋顶下住着自由的人,大理石和黄金下栖息着奴隶。——塞涅卡 8.叶芝想起他的茵佛岛:“每 ...

庾信-枯树赋

殷仲文风流儒雅,海内知名;世异时移,出为东阳太守;常忽忽不乐,顾庭槐而叹曰:此树婆娑,生意尽矣。 至如白鹿贞松,青牛文梓;根抵盘魄,山崖表里。桂何事而销亡,桐何为而半死?昔之三河徙植,九畹移根;开花建始之殿,落实睢阳之园。声含嶰谷,曲抱《云门》;将雏集凤,比翼巢鸳。临风亭而唳鹤,对月峡而吟猿。 乃有拳曲拥肿,盘坳反覆;熊彪顾盼,鱼龙起伏;节竖山连,文横水蹙。匠石惊视,公输眩目。雕镌始就,剞劂仍加;平鳞铲甲,落角摧牙;重重碎锦,片片真花;纷披草树,散乱烟霞。 若夫松子、古度、平仲、君迁,森梢百顷 ...

海子的诗歌

《活在珍贵的人间》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太阳强烈 水波温柔 一层层白云覆盖着 我 踩在青草上 感到自己是彻底干净的黑土块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泥土高溅 扑打面颊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 爱情和雨水一样幸福 《夜 月》 一扇又一扇门 推开树林 太阳把血 放入灯盏 河静静卧在 人的村庄 人居住的地方 人的门环上 鸟巢挂在 离人间八尺 的树上 我仿佛离人间二丈 一切都原模原样 一切都存入 人的 世世代代的脸,一切不幸 我仿佛 一口祖先们 向后代挖掘的井 一切不幸都源于,我幽深的水 1985.6.19 麦 地 吃麦子长大的 在月亮下 ...

海滨仲夏夜-峻青

作者峻青,选自初中语文课本 夕阳落山不久,西方的天空,还燃烧着一片橘红色的晚霞。大海,也被这霞光染成了红色,而且比天空的景色更要壮观。因为它是活动的,每当一排排波浪涌起的时候,那映照在浪峰上的霞光,又红又亮,简直就像一片片霍霍燃烧着的火焰,闪烁着,消失了。而后面的一排,又闪烁着,滚动着,涌了过来。 天空的霞光渐渐地淡下去了,深红的颜色变成了绯红,绯红又变为浅红。最后,当这一切红光都消失了的时候,那突然显得高而远了的天空,则呈现出一片肃穆的神色。最早出现的启明星,在这深蓝色的天幕上闪烁起来了。它 ...

不朽的失眠-张晓风

他落榜了!1200年前。榜纸那么大那么长,然而,就是没有他的名字,单单容不下他的名字“张继”两个字。 考中的人,姓名一笔一划写在榜单上,天下皆知。奇怪的是,在他的感觉里,考不上才是天下皆知。这件事,令他羞愧沮丧。 离开京城吧!议好了价,他踏上小舟。本来预期的情节不是这样的,本来也许有插花游街、马蹄轻疾的风流,有衣锦还乡袍笏加身的荣耀。然而,寒窗十年,虽有他的悬梁刺股,琼林宴上,却并没有他的一角席次。 船行似风。 江枫如火,在岸上举着冷冷的爝焰。这天黄昏,船,来到了苏州,但这美丽的古城,对张继而言,也无 ...

王雪瑛:千年之约

原文刊于《上海文学》2019年第6期 飞跃万里山和水,我从东海之滨来到天府之国,穿越千年云和月,我从眉山走进三苏祠,《红楼梦》中的一句话在心里浮现,“眼前分明是外来客,心中却是旧时友”,想像着与东坡先生相遇,瞬间真实的感觉……怎敢如此自不量力,那是苏东坡,是千年来说不透,说不全,说不完,永远的苏东坡呀,我想是见字如面,神交已久,何况东坡先生夫子自道,“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田院乞儿”。持佛家众生平等理念的苏轼,交友不论尊卑贵贱,唯求心意相通。 一 眉山,山不高而秀,水不深而清,蟆颐观、连鳌山、三苏湖是苏 ...

我是范雨素

文 范雨素(湖北襄阳) 1 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 我是湖北襄阳人,12岁那年在老家开始做乡村小学的民办老师。如果我不离开老家,一直做下去,就会转成正式教师。 我不能忍受在乡下坐井观天的枯燥日子,来到了北京。我要看看大世界。那年我20岁。 来北京以后,过得不顺畅。主要因为我懒散,手脚不利索,笨。别人花半个小时干完的活,我花三个小时也干不完。手太笨了,比一般的人都笨。上饭馆做服务员,我端着盘子上菜,愣会摔一跤,把盘子打碎。挣点钱只是能让自己饿不死。 我在北京蹉跎了两年,觉得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