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共赏

一些看到的散文、日志的整理~

人口危机为何无法避免 by 观雨大神经

转自微信公众号观雨大神经 按照最新人口普查的数据,我国仍然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尽管如此,社会对人口问题的担忧并没有减轻,因为生育率的趋势非常坑爹。在第七次人口普查的数据中,2020年我国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为仅为1.3。人口正常世代更替水平的生育率是2.1,即:平均每对夫妇至少生育2.1个孩子才能维持人口均衡。相比之下1.3显然差得很远,目前中国人口仍在增长的主要原因是人均寿命提升。但没有生育率的支撑,年龄结构不可避免的老龄化。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国家正式出台了三胎政策,这从一个侧面可以看出提升生育率已经 ...

与吴昊访谈-你我皆凡人

转自清新时报公众号,作者 | 马程田 伏奕澄 早晨8点,吴昊戴着口罩、护目镜快步走进理科楼。北京的春天对他并不友好,由于严重的花粉过敏,办公室里的空气净化器必须始终以最大功率运转。三个大书柜、三张大白板和三台显示器,是他日常工作的标配。“我是一个很放松的人。”吴昊从沙发边拿出一双拖鞋换上,“在办公室嘛,怎么舒服怎么来。” 他换掉口罩、打开电脑、烧水煮茶,放松地坐进扶手椅。“这是清华109周年校庆的‘清云沱茶’,清华对口帮扶云南南涧推广的普洱茶。”吴昊指着刚刚添满的杯子说,“感兴趣的话就一人拿一包吧。” 迷茫时刻 ...

诊断中国经济:结构转型下的增长与波动 by 陆铭

本文转自知乎 本文从经济增长的黄金律和空间均衡出发,指出了中国经济存在的结构性扭曲和空间错配问题。过度依赖投资曾经导致中国经济在2008年之前的短期高增长,但也造成了结构性扭曲,成为2008年之后经济增长速度逐步下降的原因。因此,中国经济近二十年的增长与波动不是通常市场经济下的经济周期。与此同时,2003年之后一些区域发展政策虽然发挥了缩小区域间差距的作用,但也导致了严重的空间资源错配。本文指出,地方政府追求的只是局部的短期的增长,而不是全局的长期的增长。未来中国需要通过改革来纠正扭曲和释放制度红利。 ...

zz中产家庭孩子的出路

转自微信公众号 一、出路 最近要写一篇关于学区房的文章,这类的文章本可以信手拈来,所以已经提前吹出去了。结果,马上被卡住了,还整整卡了一周,每天坐在电脑前两个小时,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原因何在呢?因为不管是买学区房,还是“鸡娃”,都是手段。虎妈狼爸们本质上关注的不是一个教育问题,而是一个出路问题。 有一部记录片,名字正好就叫《出路》,讲的就是这个问题。这部纪录片,导演花了6年时间,从2009年到2015年,跟踪了3个孩子的成长历程,试图探讨出路的问题,具有很好的时效性。这3个孩子从左至右分别是:农村孩子马百 ...

宫鹏:知识分子是善于运用知识的人

原文转自微信公众号 导师:赋能者 现在每个人都争着说:“你读了博士,我也要读。”可是,for what?为什么要去读?社会都在说状元好,大家都去考状元,可古时的李时珍,唐寅可都是落榜的人啊。所以我们的目的性不对,模仿别人的时候,不知道本身的意义是什么,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思想,渗透在我们社会的方方面面。 我今年作为研究生导师,在研究生刚入组时说:“你们要变成肆意生长的大树,哪有阳光,哪有水,哪有好的,你就去找,而不是长成一棵棵被人修剪的树。”学生会觉得我是enabler(赋能者),是一个学生梦想的助长器,我很少会 ...

杨斌:这些“船”儿

原文转自iWeekly,作者:杨斌,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中文中的领导力一词,来自于leadership的中译,古语中有领军、领异,导字繁体为“導”,皆合今意,但在一起加上个力字,还是因着leadership的缘由。而因为有领导二字,普遍地被误解为这是少数人的专属。虽然,我们尽量用“领导者”而非领导或者领导人(两个词都更有居上位者的含义)来对应英文中的leader,但是当国内一些院校、机构把培养领导力作为目标之一提出来后,还是不免遭遇讥嘲,“净想着培养当官的了”。误读之深,可见一斑。 我坚持在课堂上、讲坛上,为领导力祛魅,说明“ ...

科学思维要点-汪诘

转自公众号,《读库》2001期 科学素养是由科学知识和科学思维共同组成的。我是一位职业科普人,近几年来,一直在为各个年龄段的科学教育贡献自己的力量。从2018年开始,我承担了一项重要工作,就是为中小学《科学》教材制作配套的视频微课。为把这个工作做好,我认真研读了教育部颁布的课程标准,以及几乎所有不同版本的小学《科学》教材。在这些教材中,科学知识的系统化.模块化程度非常高,知识点的大类、小类以及难度划分都非常细致准确,有明确的教学目标、考核标准,但让我感到遗憾的是,科学思维的教学,相对而言就显得不成体系 ...

Do not remain nameless to yourself

转自Letters of Note Dear Koichi, I was very happy to hear from you, and that you have such a position in the Research Laboratories. Unfortunately your letter made me unhappy for you seem to be truly sad. It seems that the influence of your teacher has been to give you a false idea of what are worthwhile problems. The worthwhile problems are the ones you can really solve or help solve, the ones you can really contribute something to. A problem is grand in science if it lies before us unsolved ...

中国式不好好说话

本文转自公众号-人物 明明可以温和讲述,却总是反问,明明是关心,说出来的却是责备——不好好说话,成了许多中国家庭的日常顽疾。上周六,我们发起了一次关于「不好好说话」的征集,一个晚上,便收到了近600份、总字数超过10万字的反馈。 我们发现,中国人「不好好说话」的高发区是亲密关系里、家庭单元内,越是亲近的人,越爱不好好说话,那些「不好听的话」,有时是暗讽挖苦式的揶揄,有时是「正话反说」式的教导,有时是父母「习惯性地打击和否定」,它们并不显性,像一日三餐里放的盐,融于日常。 美国心理咨询专家帕雷夏·伊文斯在 ...

文艺复兴人-WebEx的朱敏

本文发表于《环球企业家》2007年4月号,作者张亮,转载自这里。 从1969年到1971年的三年时间里,知青朱敏在宁波东乡从事着单调重复的体力劳动。春种秋收时,他要每天从凌晨2点工作到晚8点。虽然已经结婚、生子,但他似乎始终无法适应这种正规、平凡的生活。于是他加入了乡里的手拉车队。这依然是个辛苦活,但似乎有趣一些。每天,朱要和其他运输工一起,用手拉车把硫酸、硝酸、汽油等危险品从城市运到村子里。道路漫长、颠簸,木制的手拉车经常爆胎,或被货品压坏。而修车又是一件不可期待之事:全乡只有两个人会修车,因为“技术垄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