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随谈

随便写的文字

八月的处暑

上海的八月和南京不太一样,海边有风,夏天只觉得晒而不觉得热。今年气候反常,夏天还没热几天,到了处暑气温就慢慢降下去了。以为后面还会有秋老虎,现在看夏天是已经过去了。 最近经常焦虑,大概是读博必经的一段路吧。除了发论文的压力之外,还有各种生活的琐事需要应对。按理来说,事情多了就应该全力投入去解决问题,但很多时候反而效率低下,荒废不少的时间,甚至有种“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的失控感。问题都在那里,解决办法似乎也在那里,但是追求优秀的过程注定是艰难的。 最近知乎经常给我推送中年危机的帖子,诸如35 ...

七月的大雨

七月连着下了好久的大雨,天气一直没热起来。新闻里长江中下游防汛压力很大,好在技术进步加上三峡等水利工程建好,今年抗洪和九八年抗洪压力要小不少,抗洪不再那么危险和悲壮。水利工程就是在平时要维护好,虽然平时没产生太大的经济效益,但等到要用的时候再去抢修很难。 前些天看到北京日报的公众号发了一篇应急物资的清单,有人留言在往备战的角度联想。这也难怪,今年的国际形势一直都很紧张,美国已经不要脸的在给中国添堵,印度也壮起胆子主动挑事,南海美国又来了两艘航母,传言美国要炸黄岩岛,… 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 ...

六月的梅雨

六月入梅,到七月下旬了梅雨季都还没有结束。今年很多反常的事,我们正在见证历史,疫情、贸易战、洪水都会记入历史,中国外交政策的转变终将会影响到我们每一个人。在大时代里,我们能做的就是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做好本职工作、提升自己的能力,再有就是关注时代的趋势。 未来会怎么样说不清楚,但大概率我们会见证历史的大变局,对于未知我们还是得做一点准备。如果顺其自然,生活也会按部就班过下去,但是倘若遇到变故就会无助,哭泣或者谩骂不能解决问题。奋斗不能保证你不会遇到困难,只是能提高你应对风险的能力,像是给自己买 ...

五月的初夏

五月过去很久了,在上海窝了好几个月,疫情还没有完全控制,大概这种新常态的生活还得持续好几个月吧。最近学习效率低,没什么进展,如果按照毕业要求倒推进度安排的话,压力还是挺大的,有种失控了的感觉。不知道做什么方向,解决什么问题,做什么来解决问题。几个方向尝试一圈,时间一晃就过去了,没什么结果。原理或者问题就那么多,只能一点点去磨。问题都是在行动中解决的。 电脑用久了容易腰酸背疼,刚上大学时有这种疼痛,肩膀和脖子不舒服,尤其是背后的肩胛骨。后来发现是身体活动太少,于是多去锻炼。网上很多人推荐P90X的 ...

四月的谷雨

好像没怎么下雨,春天就过去了。谷雨那天是下雨了的,站在窗边闻到泥土味夹杂着花香,很提神。气味把人的记忆一下子带到很久以前,刚想起什么已经忘却很久的事情时,味道一散,线索就断了,再也记不起来那件事了。但是想起那件事的一瞬间是开心的,那是小时候闻到的味道。谷雨这个名字很好听,清明也是。不同的字的本意通过组词的方式发生了融合,新的意向就出来了:土地里绿油油的稻田沐浴着春雨,是希望,是期待,是踏实。 最近经常站在窗边发呆,读博遇到坎儿了,工作没什么进展。虽然很早之前就意料到有这么一天,但真的到来时 ...

三月春分

春分过了,窗外是浓浓的春意。小时候并不觉得春天的特别,无非是些花花草草,没什么意思。那时候喜欢夏天:夏天有暑假,有西瓜,有很多好吃的。现在渐渐感觉到春天的好了,万物欣欣向荣,是希望,是朝气,对经历风雨寒冬的人显得更为珍贵。The hope for tomorrow makes us forget the sorrow today. 无论什么时候,心里都是要有希望的,不是吗?把自己融入春天,成为那一棵棵小草,沐浴阳光雨露,向天空成长。 经常想起高中作文范文的一句话,“现代人在钢筋水泥的森林里,忙碌麻木,早已忘记如何诗意地栖居”。这就是真实的写照,不是 ...

宅在二月

这个月宅在家里,除了去小区门口取菜,就没出门了。学校还是没开学,可以远程干活倒也不怎么影响进度。过年父母过来,因为湖北封省,在这边呆了一个多月,这是十年来和父母在一起最长的时间了吧~他们说这是提前过起退休后的生活了,我觉得一家人能在一起很踏实。看新闻,抢口罩,刷微博朋友圈,学习懒散了不少。从1月20号到现在还没有两个月时间,但是我们已经经历得太多,多到已经快要记不清。 公共管理中很多问题一直都存在,新媒体让大家更容易也更及时地关注到这些问题,对政府来说也是一种舆论压力。问题暴露出来,离解决就近了 ...

难以预知的2020

刚开年没多久,相当梦幻,恍如隔世。年初还是在围观故宫宝马车的事情,等到武汉肺炎确定人传人,全国一下子砸锅了。后面夹带着科比飞机坠机,美国军机坠毁等时间,让人感叹世事无常,时事难料。武汉封城,湖北封省,延长假期等等以前从没想过。随着疫情事件的进展和发酵,越来越多的意想不到。一线医生冒着生命风险累死累活,但是有关部门不给力,让人愤愤不平。希望疫情早点过去,整个事件能促成体制改革吧。微博上看到一段话,“这次疫情让政府组织管理上的一个老毛病彻底放大了,就是善于纵向管控,拙于横向疏通。自上而下的政令抵 ...

写在2020年的开头

措手不及地到了2020年,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小时候能想象到的最老的时候就是24岁了,30岁已经远远超过我那时候的想象能力了。站在2020年开头,遥望2010年的年初,那时候刚上大二,未来还是一片空白。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等到2030年的时候回望接下来的十年,会是什么样子呢?有什么期望,就为之做相应的努力吧。 过去的十年经历了太多,没什么成功的经验,更多的是教训和成长。09年刚从环境专业转到电气专业,而后读完研去了设计院,再后来辞职转计算机去读博,到三十岁了也没安顿。从北漂到南漂又到港漂,一直漂着,被历史裹夹着 ...

十月的记录

恍惚间,十月十一月都过了,2019年也要过去了。科研进展不大,埋在各种琐碎的细节里,时间哗哗的流走,事情多却不知道做什么,心里慌却不知道怎么办。也许这就是读博的真实体验吧。给自己一个出口,但是问题还是在那里,终究要解决。 每个年龄段做每个年龄段该做的事情,错过了这个村就很难找到这家店了。窗口期就这几年,道理都懂,就是得去硬磨了。集中精力解决主要问题,其他的就划水放过了。忙起来的时候容易瞎忙,回过头看走了很多弯路,事情没有做到位,效率低,不能解决问题,就肯定要返工。 以前喜欢坐火车,坐汽车,欣赏沿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