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随谈

随便写的文字

九月的平淡

九月过得平平淡淡,甚至没什么值得记住的事情。读博的活儿节奏太慢,一直都没有好的结果,除了保持学习或者做事的状态外,还是得把节奏加快一些。参观了香港的bloomberg公司,这边没什么技术研发方面的业务,主要还是销售和售后支持的部门,香港技术的工作机会还是比较少。 最近一直在复现别人论文的baseline的结果,但是没有成功,工程能力就是说的这些吧。除了工程能力之外,还得加强写作能力,都是弱项。 自己写了一个给arxiv论文加标题的小程序,用起来比较方便,能省不少时间。看了一点flask做网站demo的介绍,挺有意思的,细节 ...

八月的回忆

八月过去很久了,香港的夏天还没结束。想着忙一阵可以闲一阵,但估计以后很难闲下来。稍微盘算一下就有做不完的事。这个月调代码写论文试着投出去,最终感觉把握不大还是放弃了。看着调了半天的程序崩溃、方法无效的样子,像人崩溃一样,瞬间地、难以抑制地,无奈又无助。忙起来了时间过得很快,陷入细节后很容易瞎忙。弯路一条条走,踩过坑了就有经验了吧。 已经三十岁了。好像昨天还是父母刚到三十岁,今天就轮到自己了。小时候是初升的太阳,未来充满无限可能。后来各种可能一个个消失了,能选择的路越来越少,就等同于有了方向。 ...

七月的暑假

七月转眼就过去了,又是一篇碎碎念。打算试着投一篇论文,写程序遇到各种问题,折腾了一两个月还没弄好,真是忧伤,想象中会遇到的各种坎儿终会一个个次第来到。真正困难的时候只能自己一个人啃,以后还会有无数这样的时刻,这就是生活。 香港这个月不太安宁,不知道那些暴乱的人怎么想的,也没有尝试和他们交流。只是避开那些闹事的地方,看看新闻的报道。很多朋友发微信关心,很温暖很感激。希望能早点好起来。 交电费的时候发现,夏天已经离不开空调。以前在家里还会吹电风扇,甚至也不吹风扇靠着自我安慰:心静自然凉,有点像是在 ...

五月的贸易战

月初美国对华为封杀,这个月好多新闻都围绕这个事件展开。这次的贸易战不是单纯的贸易战,而是涉及到政治地位的博弈。最早是从去年3月上海设立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交易市场,相当于是中国先打破已有的平衡,军事实力可能已经有了重大突破,所以决策层可能在综合评估之后,觉得有底气和美国谈判了。 美国的科技教育的确要强于中国,但是技术有天花板效应,而且不会带来军事实力提升的技术对政治地位的提升作用不大。技术一直保持领先50年是很难的,慢慢的后来者会赶上来。一旦技术匹敌不能带来碾压性的优势的时候,以往的霸权主义就会 ...

四月的清明

“四月里是清明,风吹杨柳青”,这是小学音乐课学的一首民歌,很喜欢,可惜只记得这两句词了。那种轻松而又无忧无虑的感觉现在已经少有了。享受过那些轻松快乐的幸福日子,后面即使一直都是奋斗或者是艰辛,也没有太多遗憾~ 又想起小学音乐课的另外一首《上学歌》,“一年级,二年级,三呀三年级,人生的道路啊像呀像楼梯。”只找到了歌词,旋律已经找不到了,只是记得庄重严肃,不像其他歌曲那样开心活泼。这么多年,这个旋律一直没忘,似乎它早早的给我的人生抹上了一丝悲凉的底色。突然发现好久没怎么笑了。 忙起来了,记录思考的就少 ...

三月的春雨

时间过得真快,三月似乎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本来这学期过得平平淡淡,三月一过节奏马上就变了,作业和活儿一下子多了起来,忙得忘记了时间。一抬头竟然就快到五月了。 已经好久好久没有静静地看着天一点点变亮或者一点点变黑了,那是童年时才有的轻松而又无忧无虑。小学暑假的时候会午休,从一点睡到下午四点,起来喝几碗爸爸妈妈煮好的绿豆汤,再看看动画片或是电视剧。晚上六点半吃过晚饭去打篮球,一直打到八点天黑透了才回家。现在想想已经十几年没怎么喝大碗大碗的绿豆汤了,不知道哪一次就变成了最后一次,干脆就把每一次当作最 ...

二月的半马

过完年参加了香港的半程马拉松,虽然跟往常差不多的时间,但是身体状态明显在走下坡路了。跑完后歇了两三天才算完全恢复。在临近终点的时候,我时隔多年再一次听到了那个响铃的声音。上次听到这种声音还是在大一学校马杯的万米长跑上,裁判员在领跑的运动员还剩最后一圈的时候就会摇响那个铃铛,所有人都开始冲刺,而我那时候近乎被套了两圈。虽然参赛前说好能完赛就是胜利,但那时的心态着实快要崩溃,焦虑却又无可奈何。呼吸节奏也乱了,努力试着调整心态和呼吸,尽量保持速度往前跑,让大脑一片空白。现在又听到这个铃铛的声音了, ...

一月的新年

再有几天就过年了,好久没有小时候过年的感觉了。以前过年是在外婆家过,从家里坐半夜十二点半的火车(每次都是站票),凌晨四五点到安陆再转大巴,差不多早上八点多能到外婆家。喝一碗莲藕排骨汤,过年就算开始了。我话少又胆小,过年的消遣就是看电视、看别人玩鞭炮,还有就是不停地吃。这么多家人亲戚在身边,没有远虑也没有近忧,心里很踏实,还没有荒废时间的罪恶感。大概这是我最怀念的过年的感觉了吧~ 人总会长大,以前下雨了可以躲在屋檐下,长大后自己得变成屋檐去承担风雨。遇到什么问题困难,不能再退缩,只能硬着头 ...

十二月的冬天

十二月大概是香港最冷的时候了,最低也就八九度,所以严格来说香港是没有冬天的。但是这里有的空调只能制冷不能制热,温度调到26度,吹出来的还是凉风~┑( ̄Д  ̄)┍又想念北京了,那里的寒风,那里的冰雪,那里的火锅,那里的人,...有热有冷的气候就像是爱憎分明的人一样可爱鲜活~ 十二月初港中文的课程就结束了,林达华课程讲的很清楚,虽然内容讲的不深,但是带入门之后后面的就靠自己去琢磨了。与港大相比,中大更加平民化,工科氛围也更浓一点,这里的学生穿着更朴素,来招聘的单位也更接地气一些。在这里上课竟然有图书馆和内 ...

十一月的深夜

一晃就到年末了,气温还有二十多度,完全没有冬天的感觉。第一次在南方过冬,从北京到南京再到港岛,一路往南。提到11月,会想起北京刺骨的寒风,傍晚时候天空中成群嘎嘎叫的乌鸦;会想起南京紫金山的落叶,长江边的水落石出。想起已经有十年时间没有见过11月的故乡,已经忘记了那初冬的细节了。 没想到生活后来成了这样,生活还是成了这样,生活也许本来就是这样,生活就是这样挺好的,...不同的句式表达着不同的感慨,以前的“为赋新词强说愁”到现在的“却道天凉好个秋”,这种感觉说的真好啊~不经意到了而立之年,说的话越来越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