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范雨素

文 范雨素(湖北襄阳) 1 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 我是湖北襄阳人,12岁那年在老家开始做乡村小学的民办老师。如果我不离开老家,一直做下去,就会转成正式教师。 我不能忍受在乡下坐井观天的枯燥日子,来到了北京。我要看看大世界。那年我20岁。 来北京以后,过得不顺畅。主要因为我懒散,手脚不利索,笨。别人花半个小时干完的活,我花三个小时也干不完。手太笨了,比一般的人都笨。上饭馆做服务员,我端着盘子上菜,愣会摔一跤,把盘子打碎。挣点钱只是能让自己饿不死。 我在北京蹉跎了两年,觉得自己 ...

三月的春雨

时间过得真快,三月似乎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本来这学期过得平平淡淡,三月一过节奏马上就变了,作业和活儿一下子多了起来,忙得忘记了时间。一抬头竟然就快到五月了。 已经好久好久没有静静地看着天一点点变亮或者一点点变黑了,那是童年时才有的轻松而又无忧无虑。小学暑假的时候会午休,从一点睡到下午四点,起来喝几碗爸爸妈妈煮好的绿豆汤,再看看动画片或是电视剧。晚上六点半吃过晚饭去打篮球,一直打到八点天黑透了才回家。现在想想已经十几年没怎么喝大碗大碗的绿豆汤了,不知道哪一次就变成了最后一次,干脆就把每一次当作最 ...

再聊刷机学

文丨学经济家 在说正事之前,先推荐这个网址收藏:http://ally.sh/headsalon,海德沙龙刷机包,辉格几百篇文章的一个小集合,这是我最重要的刷机指引。 其实早该写一篇引导性的长文,方便多数新读者避坑。根据近一年来的交流,我对星球读者的大致画像是:年龄中位数约35岁,学历中位数略低于硕士,各行业都有,私募公募、金融地产IT的偏多,知识储备够工作使用的,只是在拓展和比较多个框架时,想节省时间或者找到同好(也可能就是有钱任性…),这样好,可以比较简略跳跃一些。 1)刷机图个啥 在以前的刷机文章里提过,我们无法改变过 ...

二月的半马

过完年参加了香港的半程马拉松,虽然跟往常差不多的时间,但是身体状态明显在走下坡路了。跑完后歇了两三天才算完全恢复。在临近终点的时候,我时隔多年再一次听到了那个响铃的声音。上次听到这种声音还是在大一学校马杯的万米长跑上,裁判员在领跑的运动员还剩最后一圈的时候就会摇响那个铃铛,所有人都开始冲刺,而我那时候近乎被套了两圈。虽然参赛前说好能完赛就是胜利,但那时的心态着实快要崩溃,焦虑却又无可奈何。呼吸节奏也乱了,努力试着调整心态和呼吸,尽量保持速度往前跑,让大脑一片空白。现在又听到这个铃铛的声音了, ...

高山流水-余秋雨

高山流水 常听人说,人世间最纯净的友情只存在于孩童时代。这是一句极其悲凉的话,居然有那么多人赞成,人生之孤独和艰难,可想而知。 我并不赞成这句话。孩童时代的友情只是愉快的嬉戏,成年人靠着回忆追加给它的东西很不真实。友情的真正意义产生于成年之后,它不可能在尚未获得意义之时便抵达最佳状态。 其实,很多人都是在某次友情感受的突变中,猛然发现自己长大的。仿佛是哪一天的中午或傍晚,一位要好同学遇到的困难使你感到了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你放慢脚步忧思起来,开始懂得人生的重量。就在这一刻,你突然长大 ...

王安忆-屋顶上的童话

节选自《王安忆的上海》,三联书店(香港) 我必须要告诉人们,太阳是怎样从楼房的上空坠落。它穿过氤氲,一路散发着金光,像个风火轮似的,直朝着楼房丛中砸去。楼房是氤氲的海底,那密密匝匝的礁石,就是我们居住的房屋。太阳落下来的时候,把我们的窗户都染红了,这要多大的光和热才能做到啊!在我眼前的屋顶上,黑瓦上积起些苔藓,是陆地上的海藻,太阳从这里经过,把它的金渣子留了下来,嵌在瓦缝里,这使这些屋顶从某种角度看,镀上了粼粼的金边。 我看见这些,是因为我所在的位置。我的窗户在楼房后面,正对着鳞次栉比 ...

一月的新年

再有几天就过年了,好久没有小时候过年的感觉了。以前过年是在外婆家过,从家里坐半夜十二点半的火车(每次都是站票),凌晨四五点到安陆再转大巴,差不多早上八点多能到外婆家。喝一碗莲藕排骨汤,过年就算开始了。我话少又胆小,过年的消遣就是看电视、看别人玩鞭炮,还有就是不停地吃。这么多家人亲戚在身边,没有远虑也没有近忧,心里很踏实,还没有荒废时间的罪恶感。大概这是我最怀念的过年的感觉了吧~ 人总会长大,以前下雨了可以躲在屋檐下,长大后自己得变成屋檐去承担风雨。遇到什么问题困难,不能再退缩,只能硬着头 ...

How to Stay Focused When Things Get Hairy

—— A Guide to Yak Shaving Your Code If I had to pick the best phrase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I would hands-down choose “yak(牦牛) shaving(剃须)” as the winner by far. If this phrase isn’t in your vocabulary and you’re learning to code, you need to adopt it. Immediately. The phrase comes from the Ren & Stimpy show that aired on Nickelodeon in the early 90’s — which described the “Yak Shaving Day” holiday. The term is now used to describe the process of trying to solve a problem —  ...

十二月的冬天

十二月大概是香港最冷的时候了,最低也就八九度,所以严格来说香港是没有冬天的。但是这里有的空调只能制冷不能制热,温度调到26度,吹出来的还是凉风~┑( ̄Д  ̄)┍又想念北京了,那里的寒风,那里的冰雪,那里的火锅,那里的人,...有热有冷的气候就像是爱憎分明的人一样可爱鲜活~ 十二月初港中文的课程就结束了,林达华课程讲的很清楚,虽然内容讲的不深,但是带入门之后后面的就靠自己去琢磨了。与港大相比,中大更加平民化,工科氛围也更浓一点,这里的学生穿着更朴素,来招聘的单位也更接地气一些。在这里上课竟然有图书馆和内 ...

雷军关于创业的体会

本文转自这里 周航找到我,说最近写了本书,中信准备出版,请我抽空给写个书序,我甚至连书稿还没来得及看就一口答应下来。我之所以愿意支持周航的这本新书,主要是因为非常认同他的一个观点:全社会应该更加包容地看待创业者。我从武汉大学大四时参与创办三色公司算起至今创业已经有近 30 年了,深知创业的艰辛不易。对胜利者,我们常常会报以掌声;但是对失败者,我们却嗤之以鼻,长此以往这种社会风气会打击创业者的积极性。 其实没有任何一个伟大的公司、伟大的企业家不经过百转千回,不经过千锤百炼,能够随随便便成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