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失眠-张晓风

他落榜了!1200年前。榜纸那么大那么长,然而,就是没有他的名字,单单容不下他的名字“张继”两个字。 考中的人,姓名一笔一划写在榜单上,天下皆知。奇怪的是,在他的感觉里,考不上才是天下皆知。这件事,令他羞愧沮丧。 离开京城吧!议好了价,他踏上小舟。本来预期的情节不是这样的,本来也许有插花游街、马蹄轻疾的风流,有衣锦还乡袍笏加身的荣耀。然而,寒窗十年,虽有他的悬梁刺股,琼林宴上,却并没有他的一角席次。 船行似风。 江枫如火,在岸上举着冷冷的爝焰。这天黄昏,船,来到了苏州,但这美丽的古城,对张继而言,也无 ...

王雪瑛:千年之约

原文刊于《上海文学》2019年第6期 飞跃万里山和水,我从东海之滨来到天府之国,穿越千年云和月,我从眉山走进三苏祠,《红楼梦》中的一句话在心里浮现,“眼前分明是外来客,心中却是旧时友”,想像着与东坡先生相遇,瞬间真实的感觉……怎敢如此自不量力,那是苏东坡,是千年来说不透,说不全,说不完,永远的苏东坡呀,我想是见字如面,神交已久,何况东坡先生夫子自道,“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田院乞儿”。持佛家众生平等理念的苏轼,交友不论尊卑贵贱,唯求心意相通。 一 眉山,山不高而秀,水不深而清,蟆颐观、连鳌山、三苏湖是苏 ...

农大毕业致辞:像弱者一样感受世界

本文为叶敬忠在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2019届毕业典礼的致辞。 各位同学: 大家好!祝贺大家顺利毕业,即将奔赴新的岗位!此时此刻,我不想对大家的本科或研究生期间的学习和生活进行总结,因为最好的总结需要留给你们自己去做。 在大家进入人文与发展学院时,我都会向大家介绍人文与发展学院的理念和理想。尤其会强调,大学应该给学生提供的不仅是知识,更重要的是思想。我认为,在知识与思想之间,知识是物质的,思想是观念的;知识是经验的,思想是哲学的;知识是功用的,思想是自由的。大学学习并非仅仅是为了学习知识来改变 ...

六月的儿童节

六月一号是儿童节,小孩们忙着排练各种表演节目,一点也不像过节;老师家长们能看表演,才像是在过节。我长这么大,仅有的几次上台表演几乎都是在儿童节,有一次是四个人说三句半,一次是《山路十八弯》的集体舞,也不知道那时候自己是怎么记住这么多动作的~从小没有文艺特长,别人问我以后打算的时候,早早地就排除了美术、音乐、舞蹈,后来又排除了文科。等到上大学选了工科后,自己给自己的框就更小了,也许这就是路径依赖吧,读书越多限制越多。因为越来越胆小了。小时候是肆无忌惮,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没有什么做不到的,没有谁 ...

本庶佑谈研究

转自赛先生微信公众号,本文系根据近二十年来本庶佑在各种场合所做的公开演讲及媒体访谈整理而成。 > 关于选择 我做了这么多年研究,一直都觉得做研究很快乐。我从没有感到痛苦而想要放弃研究的时候。不过,不管是谁,或多或少都曾考虑过自己生命的意义。有的人想赚钱,也有的人想把一生倾注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人各有所好。因此,并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成为研究者就是一件好事。我倒是希望大家不要做出错误的选择。也就是说,作为一名研究者,你要坚持下去的话,必须有“我很想弄明白……”这样强烈的原动力。 如果你觉得“我不知道自己 ...

刘鹤-中国未来的趋势和三个长期课题

本文选自《中国经济50人看三十年》,2008年出版 一、增长的奇迹和六个成功因子 改革初期,决然否定了“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结束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治路线,国家的工作重点转移到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在那时,世界上的大部分人没有意识到这项历史性决策的非凡意义,甚至到了今天,还有人怀念“文化大革命”带来的平均主义贫困和那时享有的精神特权,但是中国已经向前迈出了不可逆转的一大步。 在三十年时间之内,中国经济发生了巨大变化。2007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达到24.6万亿人民币,平均增长高达9.75%,经济总量是改革初期的14.9倍,国 ...

五月的贸易战

月初美国对华为封杀,这个月好多新闻都围绕这个事件展开。这次的贸易战不是单纯的贸易战,而是涉及到政治地位的博弈。最早是从去年3月上海设立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交易市场,相当于是中国先打破已有的平衡,军事实力可能已经有了重大突破,所以决策层可能在综合评估之后,觉得有底气和美国谈判了。 美国的科技教育的确要强于中国,但是技术有天花板效应,而且不会带来军事实力提升的技术对政治地位的提升作用不大。技术一直保持领先50年是很难的,慢慢的后来者会赶上来。一旦技术匹敌不能带来碾压性的优势的时候,以往的霸权主义就会 ...

四月的清明

“四月里是清明,风吹杨柳青”,这是小学音乐课学的一首民歌,很喜欢,可惜只记得这两句词了。那种轻松而又无忧无虑的感觉现在已经少有了。享受过那些轻松快乐的幸福日子,后面即使一直都是奋斗或者是艰辛,也没有太多遗憾~ 又想起小学音乐课的另外一首《上学歌》,“一年级,二年级,三呀三年级,人生的道路啊像呀像楼梯。”只找到了歌词,旋律已经找不到了,只是记得庄重严肃,不像其他歌曲那样开心活泼。这么多年,这个旋律一直没忘,似乎它早早的给我的人生抹上了一丝悲凉的底色。突然发现好久没怎么笑了。 忙起来了,记录思考的就少 ...

我是范雨素

文 范雨素(湖北襄阳) 1 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 我是湖北襄阳人,12岁那年在老家开始做乡村小学的民办老师。如果我不离开老家,一直做下去,就会转成正式教师。 我不能忍受在乡下坐井观天的枯燥日子,来到了北京。我要看看大世界。那年我20岁。 来北京以后,过得不顺畅。主要因为我懒散,手脚不利索,笨。别人花半个小时干完的活,我花三个小时也干不完。手太笨了,比一般的人都笨。上饭馆做服务员,我端着盘子上菜,愣会摔一跤,把盘子打碎。挣点钱只是能让自己饿不死。 我在北京蹉跎了两年,觉得自己 ...

三月的春雨

时间过得真快,三月似乎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本来这学期过得平平淡淡,三月一过节奏马上就变了,作业和活儿一下子多了起来,忙得忘记了时间。一抬头竟然就快到五月了。 已经好久好久没有静静地看着天一点点变亮或者一点点变黑了,那是童年时才有的轻松而又无忧无虑。小学暑假的时候会午休,从一点睡到下午四点,起来喝几碗爸爸妈妈煮好的绿豆汤,再看看动画片或是电视剧。晚上六点半吃过晚饭去打篮球,一直打到八点天黑透了才回家。现在想想已经十几年没怎么喝大碗大碗的绿豆汤了,不知道哪一次就变成了最后一次,干脆就把每一次当作最 ...